快捷搜索:  唐诗三百首  宋词三百首

四季韵

春风苏拂杨柳岸,
夏雨戏逗荷塘畔。
秋霜巧妆含羞叶,
冬雪复补丘上墡。

春韵
春风苏拂杨柳岸,
岸上纤草缀秀村。
村沿缠绕清寒流,
流推浮萍唤新春。

夏韵
鸟鸣花闹开仲夏,
夏雨戏逗荷塘畔。
畔有青荇作素斋,
斋宴伺侍林中鸟。

秋韵
色染朗空半壁红,
红透北国一片秋。
秋霜巧妆含羞叶,
叶偏愈发媚人色。

冬韵
墡土一抔暖娇梅,
梅红犹似新人妆。
妆不掩香馨斯冬,
冬雪复补丘上墡。

  
相关翻译

翻译:

空怀有凌云万丈的高才,一生胸襟不曾片刻展开。 

鸟啼花落斯人归于何处,竹死桐枯凤鸟不再飞来。 

良马不遇足因无主而弯,知音痛失心由断弦而哀。 

冥府不用感叹阴阳相隔,又有文星送入坟墓中来。

相关赏析

赏析:崔珏说李商隐有“才”且“凌云万丈”,可知其才之高,而冠以“虚负”二字,便写出了对世情的不平。有“襟抱”且终生不泯,可知其志之坚,而以“未曾开”收句,便表现了对世事的鞭辟和对才人的叹惜。首联貌似平淡,实则包含数层跌宕,高度概括了李商隐坎... 展开

赏析:

崔珏说李商隐有“才”且“凌云万丈”,可知其才之高,而冠以“虚负”二字,便写出了对世情的不平。有“襟抱”且终生不泯,可知其志之坚,而以“未曾开”收句,便表现了对世事的鞭辟和对才人的叹惜。首联貌似平淡,实则包含数层跌宕,高度概括了李商隐坎坷世途、怀才不遇的一生。

中间两联,承首联而写“哭”。李商隐有《流莺》诗:“曾苦伤春不忍听,凤城何处有花枝?”以伤春苦啼的流莺,因花落而无枝可栖,自喻政治上的失意。崔诗“鸟啼花落人何在”,则用“鸟啼花落”烘托成一幅伤感色调的虚景,唤起人们对李商隐身世的联想,以虚托实,使“哭”出来的“人何在”三个字更实在,更有劲,悲悼的意味更浓。

第四句以“桐枯凤死”暗喻李商隐的去世。《庄子·秋水》:“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(竹实)不食,非醴泉不饮”,足见其高贵。这鹓雏即是凤一类的鸟。李商隐在科第失意时,曾把排抑他的人比作嗜食腐鼠的鸱鸟,而自喻为鹓雏(《安定城楼》:“不知腐鼠成滋味,猜意鹓雏竟未休”)。当时凤在,就无桐可栖,无竹可食。此时竹死,桐枯,凤亡,就更令人悲怆了。此句用字平易、精审,可谓一哭三叹也。

“良马足因无主踠”,良马不遇其主,致使腿脚屈曲,步履维艰,这是喻示造成李商隐悲剧的根本原因,要归之于压制人材的黑暗的政治现实。一般人都为此深感悲愤,何况作为李商隐的旧交和知音呢。“旧交心为绝弦哀”,明哭一声,哀得恸切。春秋时,俞伯牙鼓琴,只有钟子期闻琴音而知雅意,子期死后,伯牙因痛失知音而绝弦罢弹。作者借此故事,十分贴切地表达了对亡友真挚的情谊和沉痛的哀思。

尾联作者独运匠心,采用了“欲进故退”的手法,荡开笔触,不说自己的悲哀,却用劝慰的语气说:“九泉莫叹三光隔,又送文星入夜台”。意思是说:莫要悲叹九泉之下见不到日月星三光吧,现在您的逝去,就是送入冥间的一颗光芒四射的“文星”啊!这其实既不是安慰亡友,也不是诗人自慰。李商隐潦倒一生,郁郁而逝,人世既不达,冥间不可期。因此说,这只不过是作者极度悲痛的别一种表达方式,是“反进一层”之法。

折叠
作者介绍
玄之(1987——),原名王艳,笔名玄之,祖籍河北邯郸。自小爱好文章,尤其喜好古诗词。早在少年时期就多次发表文章,参加文学征文大赛,已...
版权说明
四季韵原文,四季韵翻译,四季韵赏析,四季韵注释,出自玄之的作品
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唐论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